別在無法確定的管道


浪費太多時間~


如果你有金錢 債務方面的困擾


就像 教師貸款


教師貸款-淺談銀行貸款經驗


會搜尋這個字眼


表示你有這方面的困難!


何不讓貸款經理幫助你看看呢?


 


 


 


 

日本40年期公債殖利率已自4月中旬約0.4%滑落至0.2%,以此速度再2個月可能就會跌破零,宣告日本公債進入全面負殖利率時代,也就是日本政府向投資人借錢、投資人得倒貼,但同樣在這個國家內生活的小老百姓需要借錢,卻可能得付高達18%的利息!
《華爾街日報》報導,約莫10年前因官方嚴加管制而蕭條一時的「sarakin」產業,正重新開始興盛。sarakin(??金)在日文中意指提供小額無擔保貸款的消費者金融業者,所收取利息通常遠高於銀行,對象則多為一般工薪階層,被視為開創現金卡業務的始祖。
日本央行(日銀)今年初為刺激經濟而下猛藥實施負利率,意外成為助長sarakin業務的原因之一。拜日本利率環境低落之賜,經營這類消金業務的業者表示,現在取得資金的成本變低,但因短期缺錢花用而上門的客戶仍源源不絕。
寫著sarakin的招牌或廣告在日本大城市鬧區裡隨處可見,人教師貸款們甚至可以在車站附近悄悄透過機器領取貸款,無需和任何人照面。在一個羞於令家人或同事知曉自己面臨財務困難或生活捉襟見肘的國家,這種方式教師貸款無疑具有吸引力。如今甚至有sarakin廣告打出只要透過手機申辦,30分鐘內即可領到錢。
儘管日本利率處於超低水準,財務經營困難的小企業或因婚喪等事件而有急用的民眾,經常仍選擇向sarakin借款,而非傳統銀行。1名法務人員向《華爾街日報》表示:「日銀實施負利率政策對這些人不會有任何好處,因為這些人信用紀錄通常很差,沒辦法向銀行貸款。」
日本決策官員一直鼓勵商業銀行向消費者放款,希望藉此刺激消費、協助提振經濟。但sarakin放款增加顯然無助於達成這樣的目標,因為大多數會向sarakin借錢的民眾本身就生活困難。
日銀負利率政策削弱了一般銀行的獲利能力,因銀行雖因此被迫降低放款利率,卻不敢將存款利率真的降到零以下,害怕那麼做會嚇跑儲蓄戶。相形下,日本3大sarakin業者的平均貸款利差全都超過15個百分點。這讓先前在sarakin產業低潮之際,趁機收購這教師貸款類業務的傳統銀行,將消金事業視作金雞母。
sarakin產業在1980年代日本泡沫經濟時期興起,即使經濟成長放緩,仍在欠缺監管教師貸款及生活困頓的人口增加下蓬勃發展。但21世紀初期監管機管開始加強管制,對相關業務利率與放款金額設限,加上消金業龍頭武富士破產、奇異(GE)出售當地消金部門及花旗(citi)關閉日本消金事業,sarakin產業隨即陷入低潮。
現今日本3大sarakin中有2家已被大型商銀納入旗下。除仍獨立的Aiful Corp.外,Acom Co.逾40%股權為三菱日聯金融集團持有,原先名為Promise的消金業者則歸屬於三井住友金融集團。有大陸金融界人士近日表示,實體經濟下行加上大量不良貸款,大陸銀行業加上已經開啟了破產模式,大陸民眾存在中共銀行裡存的錢只能等著吃虧。


業內人士分析,教師貸款大陸民眾存在銀行中10萬元(人民幣,下同),一年淨虧537元。這一結果的依據是,衡量通貨膨脹水平的居民消費價格指數(CPI)在今年1月份就超過了國有銀行一年期的存款利率,2月份超過了股份制銀行的存款利率,這意味著這段時間內大陸居民存款是負利率,一年定期存款是賠錢的。

銀行業利潤下滑

2015年,五大國有銀行的淨利潤增速大幅度下降。五大銀行的年報顯示,工行、農行、中行、建行這四家銀行的淨利潤增速都低於1%,而交行的淨利潤增速僅略微高於1%(1.03%)。

工行、農行、中行、建行的淨利潤增速分別為0.5%、0.7%、0.74%和0.28%,接近零增長。

中共銀行破產模式已經開啟

中共銀行淨利潤增速下降的同時,不良貸款卻在增多,不良貸款率也在上升。官方數據稱,農行的不良貸款占貸款總額的2.39%,其它四家銀行均占貸款總額的1.5%左右。

中共官方的不良貸款占比數據一直受到國際金融界的質疑。法國里昂證券(CLSA)早在2015年10月份的報告中就表示,中國銀行的壞帳率可能高達8.1%,大約是官方數字的6倍。

另外,2016年大陸銀行業第一季度末不良貸款為2.1萬億,不良貸款率為2.04%。有分析認為,這些數據遠遠低於大陸銀行的實際不良貸款情況。比如,僅僅86家鋼鐵企業的負債總額就高達3.3萬億元,其中絕大部分都是銀行貸款,很多鋼鐵企業的貸款高達幾百億,甚至幾千億。

著名經濟學家何清漣今年5月初撰文表示,由於大陸銀行業的資源配置來源於行政干預,所以中國銀行業的壞賬來源涉及幾大經濟領域,其中主要是房地產企業、大型國企,以及巨大的地方政府債務。

經濟學家吳敬璉多次表示,過去多年來大陸高度依賴信貸投資,但是大量貸款流入房地產等資本市場,導致實體經濟日漸衰弱,房地產泡沫加劇。據悉,從1980年代末,中共地方政府土地財政開始興盛,各地方政府賣地賺錢、又以融資平台的名義向銀行貸款進行房地產和基礎建設投資,造成大規模壞賬。

另外,大陸國有企業虧損嚴重、甚至產生大量殭屍企業,主要來源於江澤民時期借用國企改革之名,將國企變成了貪腐工具,大量江派親信掌控並掏空國有企業資源,大量向銀行借貸,最後搞得資不抵債。

6月12日,中共央行副行長張濤在2016上海陸家嘴論壇發言時表示,對經營出現風險的金融機構要允許其重組、倒閉。張濤明確提出了大陸將有銀行出現破產。不知道為什麼,「Fintech」(編按:金融科技,Financial Technology的縮寫,意指將一切和金融相關事務科技化。)成為了近期台灣熱門的名詞,財經媒體、金融業成天都在討論和辦研討會找出台灣金融業未來的大趨勢,當然這些討論伴隨的也多半是金融業將面臨大變革,或是大裁員這類的結論。
我之所以開頭說不知道為什麼Fintech突然變熱門,不是我沒在關心時事,而是Fintech的流行至少3年以上了,我不能理解的是,為什麼台灣今天才在關心?而且不意外的是,和過去常見的金融業「行為」一樣,許多早就盛行於國際的趨勢都沒人在鳥,但一旦某家開始關注了,又變得一窩蜂的熱潮。Anyway,如標題所示,這篇文章我想討論的,應該算是Fintech其中一環的P2P Lending,這個至少在美國出現10年了,近期終於出現在台灣,卻又被主管機關大力警告的「金融創新」。
P2P lending是指Peer to Peer lending,這在我2年前的文章就有介紹過(美國的另類投資─標準化下的借錢),我查了一下美國最大的P2P lending,「Lending Club」成立於2006年,已經快十年了,所以這真的不是什麼他媽的創新!
什麼叫P2P lending?很簡單,除了民間傳統親友間的借貸,一般人要借錢就是去向金融機構借,而這些金融機構借你的錢,是從它吸收其他人的錢而來(銀行就是存款,壽險公司就是保險費),換句話說,金融機構就是個中介者,它一手付利息給存錢的人,一手再把錢借給需要錢的人收取利息,中間利息差就是金融機構賺的錢。那為什麼有錢的人不自己去把錢借給需要的人,省掉讓銀行賺利差呢?很簡單嘛,這裡面有一個很大的成本-就是徵信風險,我如果今天開口和你借100萬,你怎麼知道我會不會落跑?你怎麼知道借我的利率要多少?還是你覺得《公司的品格》作者一定人格非凡,所以不必考慮就直接用銀行定存利率借他就好?(哦~如果你真的是這麼想,請匯款到以下帳號:……)
簡單地說,銀行賺的利差,其實也包括了徵信成本、倒帳風險、甚至是招攬借錢人的成本。
看來銀行賺的也是辛苦錢,沒錯!特別是當存放款利差在近年大幅縮水時,換句話說,銀行要借更多的錢才能打消同樣的呆帳,更別說當經濟不好時,銀行呆帳率也會升高。所以呢?銀行就開始擺爛,我是說開始循正常的市場機制,風險高的就不借,卻把錢拼命地往低風險但利率也低的地方塞,結果是很多需要錢的人愈來愈借不到錢,所以這些人只好轉向地下金融,打開報紙分類廣告,一堆「退休陳老師票貼」還是「佛渡有緣人」就是在搞這些事,長期以來,台灣地下金融放款利率都在年息15~20%之間(這不是地下錢莊,地下錢莊利率更高)。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op0986225789的部落格

op0986225789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